炙手商汤,所有技术所颠覆的

18日,商汤科技CEO徐立在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分论坛的演讲中认为,人工智能发展有两大行业趋势,第一,万事万物皆数据,第二,机器学习将不再需要人工干预。

图片 1

上海西岸,这里是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的举办地,也是人工智能技术的试验场。在昨天举行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智引万物”人工智能平台主题论坛上,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徐立发布了“智慧公共空间管理平台”。这一管理平台本周正式上线启用,将把上海西岸打造成智慧城市的样板空间。

回顾历史,技术的发展具有三大特征,周期性、非连续性、阶跃性。徐立举例,如果查看近十年来CMOS、GPU、短视频等行业的发展数据,可以发现它们都是在最近一、两年出现了爆发式、非连续性的增长。

揭秘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公司。

西岸;智慧城市;样板

“历史上所有时代的大发展,都是以技术创新和工业革命作为助推引擎。无论是纺织与产业革命时代,蒸汽与铁路时代,钢铁、电器与重工程时代,石油、汽车与大生产时代,还是如今的信息技术时代。”徐立说。

穿过外界想象中的光环,

上海西岸,这里是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的举办地,也是人工智能技术的试验场。在昨天举行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智引万物”人工智能平台主题论坛上,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徐立发布了“智慧公共空间管理平台”。这一管理平台本周正式上线启用,将把上海西岸打造成智慧城市的样板空间。

是什么促进了这种非连续性的增长?“在这个时间点上,必然是人工智能。”,徐立认为,“人工智能将是生产力阶跃的核心引擎。”而人工智能成为这样的引擎需要实现大规模推广,并深刻影响行业。

忘掉那些英雄史诗里才有的偶然与巧合,

“建筑是可阅读的,街区是适合漫步的,公园是最宜休憩的,市民是尊法诚信文明的,城市始终是有温度的。”在徐立看来,人工智能将助力上海实现这一发展愿景。

他现场展示了SenseMatrix人脸3D重建方案、SenseAR美体塑形产品,以及首先在上海西岸完成部署的商汤智慧公共空间管理平台,从个人娱乐交互体验到城市综合管理服务,多角度呈现AI将如何影响人们的生活。

假设能力与机遇完美碰撞的机会比比皆是,

自动识别人和车辆特征

最后,对于人工智能技术可能让人失业的担忧,徐立在对比了上海西岸近百年来的产业与生活巨变后表示,“纵观过去250年的历史规律,所有技术所颠覆的,必将以其他形式还回来。人工智能未来一定会带来更多行业、更多职业,甚至更多繁荣。期待人工智能引领整个行业的进步。”

这个故事展现的是合适的人拥有了正确的技术,如何势不可挡地迭代,如何在一个风口上被舆论无限拔高,又如何在现实中落回地面。

商汤科技初创于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短短3年多时间,已成长为一家全球知名的人工智能企业。去年11月落户上海西岸后,上海为该公司的人工智能“赋能百业”提供了广阔舞台,公共空间智慧管理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领域。商汤科技技术执行总监赵峰介绍,商汤与西岸集团合作开发了 “智慧公共空间管理平台”,从本周起,为上海西岸的公众和管理人员提供服务。

作者 | 杨安琪

在西岸集团的中控室,记者看到一块巨型屏幕,呈现的是一幅三维西岸实景地图。地图上,行人、安保人员、非机动车、机动车等各种人和物一应俱全,并在人脸识别、姿态识别、视频结构化分析等技术支撑下,自动显示它们的主要特征和状态。例如,行人的性别、大致年龄、上身和下身服装颜色、是否带包,以及车辆种类等信息,“智慧公共空间管理平台”都能自动识别出来。

门开了。

赵峰告诉记者,人工智能视觉系统采集到的这些信息有很多用途,如寻找走失人员。今后,上海西岸的中控室接到寻人求助后,工作人员可以将此人的照片输入平台,与海量的人体特征数据进行比对,搜索走失人员;也可将文字描述输入平台,如输入“白色上衣、蓝色短裤、背一个包”,平台也能进行搜索。

我甚至没有注意到进入公司的人轻轻将脸向旁边看去,门就开了。大约在三年前,同样在距离几条街之外的中关村,一些具有前瞻性的投资机构开始试验人脸识别进入办公室,在尴尬地多次刷脸无果后,一位工作人员只能让前台为我开门。

针对非机动车的识别也很有价值。上海西岸有很长的跑道和散步地带,禁止自行车、电动滑板等非机动车进入。管理平台一旦识别出非机动车闯入散步和跑步区域,就会发出预警,通知事发区域的安保人员前去解决。在西岸工作的安保人员都携带一台像手机一样的设备,装有商汤科技开发的“单兵系统”。这个系统与“智慧公共空间管理平台”连接,后者可以定位每一名安保人员,并将预警信息发给他们。

现在,我被带到清华科技园19层。进入一家顶尖的人工智能公司的封闭实验室之前,自然使人联想一些充满科技未来感的场景:巨大的机器蚁穴、人类骨骼模型或者随时能够和工程师对话的机器人。

安全服务体验缺一不可

但眼前这些都没有。

赵峰介绍,“智慧公共空间管理平台”的功能可以分为四层——辅助满足区域公共安全需求,提升城市管理者智慧运营的质量与效率,为公众带来有温度的人文呵护,以及为他们带来个性化的智慧生活体验。

正在午休的工程师们睡眼惺忪,他们的桌子上摆放了一个人头模型。一旁的工程师告诉我,这个人头模型是用来做人脸识别实验,仅此而已。这里和普通的办公室没有任何区别,感觉仿佛一下子让人从《西部世界》中回到现实。

在城市公共安全层,有高危区域闯入监控、异常滞留检测、人群密度检测等功能。其中,人群密度检测功能由商汤科技开发的“人群分析系统”实现。一旦某个区域的人数超过上限,系统就会触发预警。此外,它还能对人群滞留区域、人体运动轨迹、人群逆行、人群混乱度等进行分析。与目前主流的人群分析模型相比,商汤科技的人群分析算法突破了仅以 “人头数”为基准进行密度和行为检测的局限,能结合“人体”与“人像”模型的双引擎分析,并自动分析画面干扰、光照环境与复杂背景、人体遮挡部分,让识别准确率和精度更高。这套算法还能针对远景大视野、近景高密度人群场景适配不同的算法模型,分析上千人的场景画面。

这里可能是决定全球人工智能未来的场所之一。它属于一家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公司,起码在2016年之前,这个公司的名字只在投资人和学界人士口中传播。但在2016年后,它迅速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公司。尽管有一些言论认为,它估值虚高,不过这家公司也不做反驳,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在城市智慧管理与运营层,通过与“单兵系统”结合,将帮助西岸管理者进行资源调度、空间规划、数据预测等智慧运营管理,大幅提升质量与效率。与此同时,公众也能享受多种智慧服务,包括寻找走失人员、非机动车闯入监控、行人跌倒或突发疾病监测等。

人工智能给社会带来的变化就发生在身边。更现实地说,在中国如果你是一名守法的公民,会享受到人工智能带来的各种便利,就像生活在“未来世界”,声音和脸部图像已经开始用来识别你的身份;如果你是一名罪犯,则像生活在《1984》描述的场景中,同样的技术会让你无处藏身。

作为顶层功能,体验层有望为公众带来更多的乐趣,让上海西岸彰显创新之城、人文之城的魅力。目前,体验层正在设计过程中。根据商汤科技的构想,未来将通过大数据分析,每天实时发布西岸“情绪指数”,还将设立“人脸墙”,公众可与其互动,看到一张张人脸变幻成璀璨星空。

这两个平行世界背后,有同一个交叉点——一位37岁的创业者,领导同一个团队,花费4年时间让这些变化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现实。

赵峰透露,除了与西岸集团联手打造“智慧公共空间管理平台”,商汤科技还在与其他单位洽谈合作,有望将商汤科技的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地铁、居民小区、办公楼、工厂、学校、医院等各类公共场景,并通过这一平台填补各场景间的公共区域管理空白,推动上海智慧城市建设向更加立体、全面的方向发展。

预言家们再次拿出了那个比喻:人工智能是蒸汽机、火车、互联网之后出现的机械齿轮,这种技术必将改变人类历史的发明。乐观者看来,人工智能会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会改变政治结构,会催生新的生产力;悲观者看来,人工智能只不过是创业公司们编造的谎言,为资本市场讲述的一个个故事,用以完成凶险的实验。

(解放日报记者 俞陶然)

不可否认的是,无论在悲观者或乐观者的投资者眼中,如今商汤科技已经成为资本最为推崇的人工智能公司。在几轮融资过后,其估价达45亿美元。(最近有投资人告诉我,它的估值如今已经达到60亿美元,相当于2015年滴滴与快的合并后的公司估值。)

作者简介

徐立和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汤晓鸥在2014年创办了这家公司。在2018年的《财富》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中徐立排在Airbnb创始人布莱恩·切斯基之后,排在字节跳动公司首席执行官张一鸣之前,尽管商汤科技的商业估值不足字节跳动的十分之一。

姓名:俞陶然 工作单位:

放在科技创业圈,37岁的徐立并不典型。和2000年前后中国互联网起步时的第一代相比,他缺乏马云、张朝阳的张扬和十足个性;与互联网向线下扩张的第二代相比,他不如滴滴创始人程维、美团创始人王兴那样野心昭然——通过快速融资、快速烧钱获得市场和垄断地位。徐立要创业时,最好的创业时代已经结束,身边早已巨头林立。但是另一个激荡波动人心的时代却又在眼前,一种神秘而不可逆的力量推动他创造了一家同样炙手可热的公司,其风头之劲完全不啻于之前诸位。

在徐立的故事里,你可以看到一家年轻公司如何在4年中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公司。

穿过外界想象中的光环,忘掉那些英雄史诗里才有的偶然与巧合,假设能力与机遇的完美碰撞的机会比比皆是,这个故事展现的是合适的人拥有了正确的技术,如何势不可挡地迭代,如何在一个风口上被舆论无限拔高,又如何借力新商业模型在现实中落地。

1

图片 2

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立

上海黄浦江上,一条货轮漂过。这里是中国最重要的港口之一,科技似乎从来与这座城市关系不大,贸易让上海繁荣。

我入住酒店时,旁边一个iPad大小机器,它的一侧支出一只摄像头。这种简陋的设备并不美观,很难想象它和人工智能有什么关系。我需要把身份证放在机器上,同时眼睛看向摄像头,完成身份识别。一旁的酒店人员告诉我,这台机器和公安系统联网。

这种现象无处不在。安防已经成为人工智能重要的市场之一:成都双流机场已经完成了人脸识别试验;北京南部即将投入使用的亚洲最大的大兴国际机场也使用了这项技术,并且有可能完成人脸与物品的机器识别;面部识别已经成为手机厂商们的标配,年轻人们也已经适应了诸如抖音等短视频应用上的瘦腿、美颜等特效技术。并非巧合的是,背后的提供商都来自同一家公司——商汤。

这些都让人好奇,而我即将见到创造和改变这些现实的最重要人。

徐立在安静地等待电梯。从外表看他身材不高,穿着蓝色T恤,留着分头,戴一副金丝边眼镜,背着皮质棕色双肩包。单纯看上去他甚至有些木讷,说起话来语速很快,并且有着80后独特的幽默——我见到徐立的几周前,他接受中国财经媒体人吴晓波的视频访谈,吴晓波问他,人工智能会不会让人失业?他回答:那要看这些人和我们的关系好不好。

我们首先从三个人的名字谈起。《财富》杂志把三位科学家称为人工智能“加拿大黑手党”:第一位是杰夫·欣顿,这位71岁高龄的英国人在多伦多大学任教,是深度学习领域的先驱,而这一领域业已成为人工智能的代名词;第二位是一位名为杨立昆的58岁法国人,上个世纪80年代曾在欣顿的实验室工作,如今是Facebook的首席人工智能科学家;第三位是55岁的约书亚·本吉奥,出生于巴黎,成长于蒙特利尔,如今在蒙特利尔大学执教。

“杰夫·欣顿是一位绅士。”徐立说自己曾经在各种论坛会议上陆陆续续见过此三人,但并未真正与他们聊过。“他们创立了学术上的一些思想,但在工业级的应用一直没有很火。”一谈到学术与应用,显然引起了徐立的兴趣。

说到兴奋处,他在桌子上凭空画了一条线。“你瞧,这一条线是科技的发展。”然后他立刻反问我:“我们如何去定义一个时代?”

大约在2秒钟后,他自己开始解释:“如果去查时代这个词,都说政治、经济、文化定义的一个东西叫时代。但是铁器时代、蒸汽时代、电气时代、甚至信息时代,所有时代都与跟政治、经济、文化无关。只跟科技有关。”

接着,他又凭空画了一条线。“这一条线是工业发展。”他说:科技和工业发展始终并行。但什么时候这两条线产生交集?”

徐立提出一个自己创造的概念:工业红线。在过去的60年里,人工智能很难跨越这条工业红线,即没有提高生产效率。他的观点是,科技总是渐进式的发展,而工业一定需要跨越式的发展。

现实正是如此。1956年的夏天,一场在美国达特茅斯大学召开的学术会议,多年以后被认定为全球人工智能研究的起点。1997年IBM的超级计算机深蓝曾经战胜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当时人们认为这证明了计算机的力量,但用户也并不知道这与自己能有什么关系。

直到2009年杰夫·欣顿以及他两个研究生,将神经网络应用于语音的声学建模,在小词汇量连续语音识别数据库上,获得了语音识别竞赛胜利,这种方法被应用于谷歌安卓手机上,用户才稍稍对人工智能有所感知。

徐立觉得现在起码一些领域人工智能已经跨越了那条“工业红线”。无处不在的人脸识别支付已经成为现实;手机上的双摄像头拍摄成为标配,数码相机的地位岌岌可危;甚至记者们的工作即将被机器人取代。

但人工智能也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无所不能。曾经有一家公司找到商汤,想要提高流水线上的良品率,但徐立听完他们要解决的问题后,表示商汤做不到。原因在于,人工智能并不能改变整个生产流程,而某个环节的生产流程,人类的效率远比人工智能要高的多。

另外,正如在所有人都急切盼望人工智能能够全面改变的医疗领域,徐立觉得如果可能需要20年的时间才能真正让机器为人类看病。“你可以看到大量的人工智能技术,都过不了工业红线。”

“现在这个时代是科技渐进式发展后,工业跳跃式发展的那个时期吗?”我问。

“对。”他的手指向两条线的交汇处。

2

图片 3

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立

本文由永利集团登录网址发布于创业投资,转载请注明出处:炙手商汤,所有技术所颠覆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