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住了7200多户股东,盘点2017年新三板黑天鹅事件

图片 1

图片 2

新三板扩容以来,到现在挂牌企业数量已超11600家,“宇宙第一大板”因为“黑天鹅”太多,都快成了“宇宙第一大坑”了。图片 3

全球资本市场剧烈波动之时,新三板自然不能独善其身。

中国网财经1月4日讯回顾刚刚过去的2017年,新三板遭遇资本寒冬,“黑天鹅”事件频繁发生——有私募不符合整改要求遭强制摘牌,有拟IPO公司上市计划生变,有明星企业业绩变脸,亦有董事长卷款跑路徒留一地鸡毛……在这些事件背后,试图寻求维权的众多投资者更是叫苦不迭。

春晓君选取了新三板比较有代表的十只曾经的“明星股”,现在都成了一言难尽的“十大坑”,而仅这“十大坑”,套住了7200多户股东。图片 4

2月9日周五,在上证指数盘中大跌超6%的背景下,三板做市在盘中继续刷新新低,最低达到924.93点。

与此同时,“监管”成为了2017年新三板市场的关键词之一。据同花顺 数据,2017年在数量近一万两千家的新三板市场,逾千家挂牌企业因违规收到处罚。监管趋严下,“黑天鹅”无所遁形,而他们所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无疑给新三板挂牌公司及投资者敲响警钟。

嘉达早教:从年赚3000万到亏损一个亿 公司官司缠身 实控人被立案侦查

引起全球资本市场剧烈波动的“黑天鹅”尚不明朗,但过去这一年,来自新三板的一只只“黑天鹅”却让人心有余悸。

挂牌私募整改落锤 中科招商等遭强制摘牌

曾经连续4年年年净利润3000多万的嘉达早教,去年“一口气”亏了1个亿。离被股转强制摘牌仅剩一天,上半年的年报还未披露。

中科招商:2017年最大投资灾难

2017年,新三板挂牌私募机构整改靴子落地。12月中旬,中科招商、达仁资管、富海银涛、拥湾资产、银纪资产5家机构接连因不符合自查整改相关要求被强制摘牌。

公司挂牌之初,凭借着“拟IPO”概念以及良好的业绩,在新三板上混的风生水起,公司2014年12月4日起开始做市,高峰时期,做市商数量近20家,股东从挂牌时的14位变成现在的615位。挂牌以来完成过两次定增,募集资金7000多万元。

2017年12月15日,股转系统公告,中科招商因不符合股转公司“私募八条”的整改要求,根据规定,12月18日公司股票暂停转让一天, 12月26日起,终止公司挂牌。一夜之间,曾经的新三板明星股,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狠狠地把2713户股东的心给烫了一下。

在这五家被强制摘牌的新三板企业中,中科招商格外引人瞩目。中科招商于2015年3月挂牌新三板,曾被冠以“囤壳王”、“定增王”等称号,市值一度高达1300亿元。2017年12月26日,中科招商以66亿元的市值结束了在新三板挂牌时光。

然而今年6月,嘉达早教公布了实控人违规担保以来,国泰君安 和南京证券等做市商就相继退出了做市报价服务。

当日晚间,知晓消息的中科招商散户股东们当即开始组建维权群讨论维权事宜。股东们提出,希望中科招商能出一份回购方案,有不少人要求“必须按定增价除权后的价格回购”。

中科招商摘牌在新三板引起巨大关注,或与其背后两千余名股东相关。挂牌近3年间,中科招商遭遇股价“过山车”,让参与中科招商定增和二级市场投资的股东们遭受了重大打击。12月22日,中科招商发布关于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的董事会决议称,自2017年度开始,连续五年,按不低于当年可分配利润的20%进行现金分红。

目前,嘉达早教已知诉讼已达6起,最新消息称,其中一起已经进入抵押物公开拍卖阶段;此外还有不明大额资金往来1.53亿元,实控人陈树佳等因涉嫌挪用公司资金,被广东汕头市澄海公安分局立案侦查。

投资者们最终没有等来理想的回购方案,却在12月22日等来一份中科招商的分红方案。中科招商方面表示,公司董事会拟自2017年开始,连续五年提请现金分红方案,在具有可分配利润的情况下,以不低于当年可分配净利润的20%进行现金分红。受这份分红方案影响,12月25日,中科招商股价收涨超40%,以0.61元/股价格结束了在新三板上的最后一天。

另据媒体报道,在1月2日召开的中科招商股东大会上,董事长单祥双介绍称,大概预计5月份左右有望报材料到香港联交所,顺利的话,登陆香港市场的时间表是2018年年底或2019年上半年。

赢鼎教育:高收入“神话”破灭 1.1亿元应收账款计提“免单”

资料显示,中科招商2015年2月到4月间共进行了4次定增,其中三次以18元/股,一次以10.83元/股价格定向发行,融资金额分别为4.95亿元、18.47亿元、50.32亿元、35.1亿元,合计融资108.84亿元。2015年除权之后每股价格为3元。

IPO之路变数横生 “集邮党”梦碎

曾经的高考概念股,靠着“教考生填志愿”,赢鼎教育去年营收高达1.82亿元,净利润1个多亿,毛利率更是高达91.25%。

公准股份:全体董监高被立案调查

IPO无疑是近年来新三板市场关键词之一,随着IPO进程加快,不少新三板公司纷纷朝着A股奔去。然而上市之路却并没有想象般容易。尽管新天药业、科顺防水等公司顺利过会,但亦有泰达新材、耐普矿机、顺博合金等企业遗憾被否。除此之外,去年一年内,还有不少企业IPO排队期间终止审查或撤回材料,“黑天鹅”四起,“集邮党”梦碎。

然而,今年的半年报出来之后,业绩大缩水,营收降至只有300多万元,同时亏损3000多万。此外,半年报中1.1亿元应收账款公司宣布,“收不回来”了,全部计提坏账,为此还遭到股转的问询。另外,半年报还宣布公司的“摇钱树”《高考报考俱乐部》今后将免费,引来媒体质疑。

近几年来,黑龙江龙头肉企公准股份业绩总是十分亮眼,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48亿元、11.96亿元、13.93亿元以及5.9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3亿元、1.08亿元、1.14亿元和5044.22万元。

在拟IPO企业中,扶贫概念股格外引人瞩目。2016年9月扶贫攻坚文件出台。新三板市场随之掀起IPO扶贫概念股热潮,拟IPO企业纷纷“移民”贫困县,一时间相关企业股价应声上涨。

8月29日,半年报出来的第二天,公司股价大跌22.32%,收盘价5.5元/股,之后一路下跌,中间小幅上涨,截至10月27日,赢鼎教育每股价格为3元,市值3.12亿元,相比去年做市指数最高峰时近30亿的市值,缩水近90%。

但奇怪的是,以2016年数据为例,公准股份公司员工仅为333位,人均2000元月薪,却每年贡献收入418.5万,人均利润达34.5万元。

作为IPO扶贫概念股的代表,金丹科技曾股价43天涨超300%,仅三个月时间股东人数就从60人增加超过200人。在停牌前一天即2017年1月3日,金丹科技股价最高冲至45元。但事与愿违的是,金丹科技首发申请未通过,公司于2017年12月28日复牌后,盘面最低卖价17.30元,截至目前仍无成交。

对于那些20元/股价格进入的机构来说,赢鼎教育这股价跌的“老铁”们心都要碎了吧。

高贡献,却不是高工资,明显不匹配,公司或许有夸大收入的可能性。另外公司账面趴着6亿多的资金,不但不分红,反而需要质押股份筹钱还债。

无独有偶,来自国家级贫困县罗田县的宏源药业,也曾因扶贫政策一日内上涨超65%。然而2017年7月初,排队近8个月的宏源药业却突然撤回IPO申请材料。8月25日,该公司恢复转让,复牌首日股价暴跌63%,收于2.99元/股。值得一提的是,宏源药业在IPO过程中,因成本核算不规范,财务会计基础薄弱等原因,还收到证监会罚单。

公准股份:年收10亿业绩“神话”难维持 年报被问询 实控人被调查

股转最终发现了上述情况,并向公准股份发去问询函。随后此事持续发酵,11月30日,公准股份主办券商华安证券发布公准股份及其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调查的风险提示公告。

业绩变脸 明星企业“陨落”

作为曾经新三板创新层的明星公司,公准股份一直受到众多投资者青睐。2014年底开始做市之后,股价一路攀升,市值一度高达24亿元。公司披露的年报显示,2014年-2016年,公司连续三年营收超10亿元。

ST行悦:中小股东维权典范

在有着万家企业的新三板市场,不乏高知名度、业绩亮眼的“明星企业”。然而,这些原本应成为众多企业心中的榜样,却身陷“业绩造假”等舆论漩涡,让人大跌眼镜。

然而,今年4月11日,公准股份因主办券商一句“通过现乘查发现公准股份经营情况存在不确定性”,股价大跌近52%。

主营酒店高端软硬件设备的ST行悦曾风光无限。其于2013年挂牌,2014年8月首批做市,做市商数量顶峰时曾达16家,股价曾于2015年12月14日达到历史最高价15.78元/股,市值高达20.04亿元。

2017年11月30日,一条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准股份及其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消息引爆市场。公开资料显示,公准股份于2014年8月挂牌新三板,作为首批进入创新层的企业,公准股份年报显示,连续三年营收均超过10亿元,曾备受市场瞩目。

8月,公司2016年年报被股转问询,其中最为“蹊跷”的两点就是,公司货币资金余额6个多亿,却从不分红,实控人靠“贱卖”自家股票融资;330多名员工月薪不过2000元,一年却给公司创造了十几亿的营收、1个多亿的净利润。

然而在2017年6月,ST行悦原董事长徐恩麒在抵押其大部分股票后辞职失联,公司经营开始急转直下。在延期两个月披露年报后,ST行悦终于在2017年7月13日复牌,当天公司股价盘中一度跌至0.19元,最终收盘于0.35元,暴跌63.16%。这意味着这家市值一度超过20亿元的新三板公司,如今缩水超过97%,仅剩4000多万元市值。而截至2017年半年报,ST行悦共有814户股东。

然而,公准股份的业绩却遭到质疑。“华安证券持续督导人员近日对公准股份进行了实地走访,通过现场核查发现公准股份的经营情况存在不确定性。”其主办券商华安证券于2017年4月10日公告称。不仅如此,有媒体赴公准股份所在地调查称,“眼前的景象与年收入十多亿元的'大公司'相去甚远。”

公司自2014年11月21日做市以来,共交易了377个工作日,现有股东317户,做市以来最高交易价格为10.17元/股。

此外,失联的徐恩麒并未完全“消失”,他委托自然人胡鹏回到公司改组董事会,而当时中小股东虽有反对但未能阻止,胡鹏及其推荐的人选最终在今年8月成为公司的新一任董事长及董事。

赢鼎教育亦因业绩问题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公开资料显示,赢鼎教育主要从事为高中生提供志愿选择、成绩提高整体解决方案,采用在线教育和线下咨询相结合的方式,解决高中生高考报考及大学专业选择的难题。2015年、2016年,赢鼎教育业绩颇为亮眼,净利润均逾1亿元,毛利率超90%。

今年1月开始,浙商证券、华融证券、招商证券 等纷纷退出为公准股份做市,至8月23日,公司因做市商不足两家被暂停转让,停牌前,公司股价为1.78元/股,市值4个亿。

随后在10月20日召开的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上,中小股东一方最终成功罢免了以胡鹏为代表的董事会成员,并由中小股东一方推荐的人选接替。至此,ST行悦中小股东的维权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好景不长,赢鼎教育业绩却遭遇滑铁卢。2017年上半年,赢鼎教育实现营业收入301.02万元,净利润-3183.34万元,由盈转亏。伴随公司中报一同公布的还有主办券商光大证券 的风险提示公告,公告称,公司经营策略调整及应收账款全额计提坏账。8月29日,中报发布的第二天,其股价大跌22.32%,收盘价5.50元。

近日,公司实际控制人由于信息披露问题被证监局立案调查,300多户股东要迎来转机了吗?

瑞立达:利润暴跌后大股东欲脱身 反遭股东实名举报违规

董事长跑路 中小股东联手维权

迈奇化学:净利润缩水90%致撤回IPO 复牌即跌7成 集邮党梦碎

2017年,顶着“做市 创新层”光环的瑞立达表现着实不如人意,其股价在2017年2月28日触碰年内最高位2.75元/股后便一直下跌,至11月2日停牌当天报收0.98元/股,市值仅余2.72亿元。业绩方面,瑞立达也是不遑多让,2016年,公司营收4.4亿元,与2015年基本持平,但净利润却由盈利5091万元变为亏损7021万元。2017年上半年,继续亏损2830万元。

2016年,新三板公司董事长“花式”跑路、遭立案调查等“黑天鹅”事件屡现报端。2017年,新三板市场上类似事件仍有发生。

迈奇化学在停牌前还是一支被集邮党们寄以厚望的“热股”。

随后,瑞立达于11月6日发布公告披露,准备将“自己”卖给东莞华茂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并拟向股转申请终止挂牌。然而,此次收购价格仅为不高于1.45元/股和不高于1.80元/股,低于瑞立达3次定增价格2.5元/股、3元/股及5.5元/股。

ST昌信是2017年第一家实控人跑路的企业。公开资料显示,作为一家小贷公司,ST昌信主要面向"三农"发放贷款、提供融资性担保,开展金融机构业务代理以及其他业务。这家曾经交易颇为活跃,股东达到394户的企业,却相继被指实控人佘昌、陈琦夫妇“跑路”美国、贷款逾期、股权被质押或冻结、全部员工离职公司停产等。尽管当前公安机关、证监局都已立案调查,但众多股东是否能维权,依然是个问号。

2015年5月12日,迈奇化学宣布转为做市转让的当天,公司股价大涨297%,盘中价格一度出现101元/股,当日盘收3.97元/股。第二天继续上涨136.78%,盘收9.4元/股。然而5月14日正式做市的第一日,股价下跌11.28%至8.34元/股。

最终该相关议案以88.19%的赞成率通过了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不过,4名股东于11月13日向证监局实名举报瑞立达实控人胡家达及公司管理层涉嫌挪用公司资金、掏空瑞立达。

同样实控人跑路被卷入舆论漩涡的还有金瑞科技 。12月18日,金瑞科技披露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财务总监吕尚简失联。值得注意的是,吕尚简此次失联带走了公司大额现金资产约520万元,并且还将持有公司848.48万股股权进行质押,贷款1000万元。据公司公告,吕尚简可能涉及相关案件,目前苏州公安机关等部门已经介入。

2015年10月,公司宣布上市辅导,2016年5月公司IPO申请获受理,开始排队。做市股加上IPO概念,迈奇化学一度成为集邮党的“圣地”。

本文由永利集团登录网址发布于创业投资,转载请注明出处:套住了7200多户股东,盘点2017年新三板黑天鹅事件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