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冻结90,枫盛阳实控人陷财产纠纷

3月24日,枫盛阳在遭遇股价大跌之后,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金玲的股权被冻结。

新三板首个股权质押爆仓案例的主角枫盛阳终于在3月29日复牌。此前,枫盛阳曾3次发布股票延期复牌公告。枫盛阳复牌首日成交额达到767万元,收盘价3.14元,涨幅10.18%。自2月17日以来,枫盛阳股票首次止住跌幅。今日,枫盛阳股价继续上扬,3月30日收盘价达到3.55元,涨幅13.06%,成交额356万元。

就在3月初《每日经济新闻》梳理了新三板“黑天鹅”系列之后,事件再有后续。其中,一度大跌的枫盛阳,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金玲存在个人财产纠纷,股权遭遇冻结;因遭到供应商讨债而暂停营业的展唐科技,则在一夜之间披露7份诉讼,而3月28日再次披露3项诉讼,涉及金额合计超过千万元,按照其主办券商的说法,展唐科技后续持续经营能力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法院冻结90,枫盛阳实控人陷财产纠纷。3月23日,因个人财产纠纷,刘金玲持有的3428.16万股天津枫盛阳医疗器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被法院冻结。其中包含已办理质押股份2570.79万股、未办理质押股份857.38万股。

枫盛阳近来走得颇为坎坷。除股权质押爆仓外,枫盛阳还经历了紧急停牌、过半股份被司法冻结、公司及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刘金玲涉及多次诉讼等事件。枫盛阳可以说完全被“命运”选中,只不过,这次选中她的是厄运。

就在3月初《每日经济新闻》梳理了新三板“黑天鹅”系列之后,事件再有后续。其中,一度大跌的枫盛阳,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金玲存在个人财产纠纷,股权遭遇冻结;因遭到供应商讨债而暂停营业的展唐科技,则在一夜之间披露7份诉讼,而3月28日再次披露3项诉讼,涉及金额合计超过千万元,按照其主办券商的说法,展唐科技后续持续经营能力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其中,302.90万股司法冻结期限为2016年2月24日起至2019年2月23日止;1700万股司法冻结期限为2016年2月26日起至2019年2月25日;425.26万股司法冻结期限为2016年3月4日起至2018年3月3日;1000万股司法冻结期限为2016年3月7日起至2019年3月6日。冻结股份已在中国结算办理司法冻结登记。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枫盛阳主要从事医疗器械的批发和销售,2014年1月24日挂牌时为二人控股企业,刘金玲持有95%股权,其父刘玉玺持有5%股权,股权高度集中。挂牌新三板后,枫盛阳进行了3次定增共募资8226.35万元,加上各种资本运作,刘金玲手中股权稀释,占比62.74%。图片 1 股价持续走低跌破股权质押价

枫盛阳实控人股份遭冻结

资料显示,刘金玲共持有枫盛阳3816万股,持股比例为62.74%。被冻结的3428万股占刘金玲持股的近九成。

2月29日,枫盛阳停牌时2.85元/股的收盘价已跌破枫盛阳董事长兼总经理刘金玲向北京恒泰普惠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股份质押价。挖贝先生调查发现,恒泰普惠于今年1月5日推出“新三板-枫盛阳-质押-512091”理财项目,枫盛阳股东刘金玲将其持有的1000万股股权作价质押,每股3元借款3000万元。

此前就在枫盛阳紧急停牌之后,公司曾站出来表示自己没有“失联”,同时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金玲为了令市场安心,还自愿做出不减持承诺,称“截至2016年2月29日,本人持有公司股份3815.9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2.74%,自2016年3月4日起六个月内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二级市场不主动减持股票。承诺期间,若违反上述承诺减持股份,本人自愿将减持股份的全部所得上缴公司,且由此给公司及各方造成的不利影响由本人承担。”

枫盛阳最近“麻烦”不断,公司股价在11个月时间里,从最高24.3元跌至最低2.19元。在今年的2月3-4日和2月25-26日,股价跌幅最高分别达到24.64%和24.88%。

枫盛阳股票于2015年4月16日转为做市转让后,股价持续走低。虽股价曾一度高达24.3元/股,但在2月29日紧急停牌时收盘价却仅为2.85元/股,较2015年4月最高股价已经跌了近90%。

但枫盛阳的主办券商却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据华龙证券3月11日公告中的描述,“枫盛阳股票暂停转让期间,华龙证券积极推进有关公司传闻的事实调查。截至目前,已对部分传闻调查清楚并披露”,不过同时该券商还表示,“截至本公告日,因尚未调查清楚事项对枫盛阳的股价存在较大影响”。

而在紧急停牌之前,枫盛阳2月25日、26日两天股票价格连续下跌,跌幅分别为16.26%、10.29%。对此,枫盛阳主办券商华龙证券发布了风险提示公告,并称通过多种沟通方式,积极联系枫盛阳的相关工作人员,未获得有效信息。

据枫盛阳3月23日的公告显示,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金玲存在个人财产纠纷,中国结算北京分公司根据法院裁定书冻结了刘金玲持有的枫盛阳3428.1632万股,其中包含已办理质押股份2570.7882万股、未办理质押股份857.375万股。3428.1632万股也占到了公司总股本的56.37%,其中,302.9万股司法冻结期限为2016年2月24日起至2019年2月23日止;1700万股司法冻结期限为2016年2月26日起至2019年2月25日;425.2632万股司法冻结期限为2016年3月4日起至2018年3月3日;1000万股司法冻结期限为2016年3月7日起至2019年3月6日,冻结股份已在中国结算办理司法冻结登记。

4次股权质押占近半公司股本

针对股份冻结对公司的影响,枫盛阳公告中表示:“目前刘金玲本人正在积极与申请股权冻结人协商,解决财产纠纷,以便尽快解除股权司法冻结状态。本次股权司法冻结对公司正常经营没有影响,未导致公司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不过究竟后续如何,还有待观察。

本文由永利集团登录网址发布于创业投资,转载请注明出处:法院冻结90,枫盛阳实控人陷财产纠纷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