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影响,你都知晓啊

举个例子,你在网上新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你消费了商家的产成品,耗费了国家的运输资源,但为国家贡献了增值税、消费税等税收;耗费了商家和物流的人力,但为商家和物流贡献了利润;哪怕最后丢弃的包装盒,也能为废品回收站创收。

2.1 驱动力之一:年轻人口高增,奠定消费基础

  1. 各国储蓄率下降的前因后果

80年代的日本以及当下的美国,消费都是经济增长的主引擎。先来看日本。数据显示,在1961-1973年经济高速增长的日本,同期新车销量年均增速高达17%。1974年经济增速放缓之后,新车销量增速也相应跌至3.4%。1986年至今,新车销量年均负增长-0.28%。此外,在高速增长期,像啤酒、文娱传媒等年轻型消费都占当时日本消费支出和GDP很大的比重。

消费信贷大发展,从储蓄到消费。80年代的美国居民消费的另一大重要变化来自消费信贷、消费金融的大发展。70年代的大滞胀改变了美国人的储蓄习惯,持续的高通胀令美国居民意识到:与存钱相比,借贷和消费更为划算。这导致80年代美国居民收入配置从储蓄转向消费,其结果一是国民储蓄率见顶下滑,二是居民消费率持续上升,并进而举债消费。

更重要的是,储蓄率持续下降会导致投资增速下滑,往往意味着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不再持续。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政府、居民以及企业的总消费和总投资构成一国的总需求,而总消费和总储蓄构成一国的总收入,在不考虑国际收支的情况下,储蓄的水平就决定了投资的水平。因此,当一国储蓄率出现下降时,投资在GDP 的比重也会下降,投资增速将明显下滑。发展中国家在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往往都存在储蓄率快速上升的过程,这为投资的扩大提供了资金基础,但是当储蓄率持续下降并拖累投资增速时,如果经济不能完成转型就可能落入低增长区间。

你看,表面上你只是消费了一台电脑,其实背后对应着很多个消费和产出,而这种消费-产出关系在如今愈加发达的经济社会,会复杂得多。

从人均GDP到人均收入和消费支出。人均GDP和收入分配共同决定了人均收入,人均收入和边际消费倾向又共同决定了人均消费,因而人均GDP增速、人均收入增速和人均消费支出增速基本保持同步。从收入法看,美国劳动者报酬占国内总收入比重在50-70年间持续上升,在70-90年间高位企稳,在90年代之后震荡下行。收入分配向劳动报酬倾斜,也是居民消费率持续上升的重要原因之一。

  1. 我国储蓄率较高,但持续下降

图片 1

2.3 驱动力之三:减税改善收入,提振消费能力

图片 2

在这个历程中,美日两国都经历了不同的政策、人口等因素对消费的影响,但消费拉动经济的原理都是一样的。

消费信贷规模激增,占社消比重逐年攀升。美国消费信贷在20世纪70、80年代迎来高速增长期,总体规模从1950年的200亿美元左右,激增至1980年的3500亿美元。消费信贷占美国社消零售的比重持续上升,90年代约在40%左右,目前已超过60%;占GDP的比重也从80年代初的10%左右,上升到目前的20%左右;占居民负债的比重也始终保持在20%以上,最高曾到过30%。

图片 3

结语

二战后迎来婴儿潮,人口奠定消费需求。二战结束后,美国迎来婴儿潮,1946-1964年间,美国共有7600万婴儿出生,约占目前美国总人口的1/4。与之相应的是,美国总人口数从46年的1.41亿大幅上升至64年的1.92亿,年均增速高达1.7%。80年代中前期至90年代中后期,婴儿潮时期出生人口到达婚育年龄,回声潮引发了新一波人口高峰。虽然此后美国人口增速有所滑落,但在08年之前基本稳定在1%左右。人口总量的显著增加,为美国消费需求的增长奠定了基础。

日本的房地产市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从 1990 年以来日本首都圈新建公寓楼均价随着居民储蓄率的下调表现出了明显的下跌,房价的下跌固然存在地产泡沫破灭的负面冲击作用,但是储蓄率的下滑也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2002 年后,日本居民储蓄率开始回升,房价也在之后逐步停止下降并小幅回升。

如今,国家政策正在鼓励引导消费,从产业转型,到消费升级,到减税降费,再到近期上海宣布打造“全球新品首发地”,在不久的将来,你买一瓶酱油已经不再只是消费,或许还肩负着国家战略的重任呢!

为何美国消费能够实现长期稳健增长?

图片 4

再接着上面的例子,你新买一台电脑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提升工作效率,产出更多的价值。而这些价值同样也有人消费,比如一台性能更好的电脑,单位时间内可以写出更多的PPT,或者新买一个电饭煲,可以让家人吃上更香的米饭。

——“消费和创新”系列之一

90 年代以来,日本经历了漫长的储蓄率下降阶段。日本的国民储蓄率在 1991 年达到高点 34.2%后,开始震荡下滑并在 2016 年达到历史最低点的 27.3%。同时,日本居民储蓄率也不断下滑,2013 年-2015 年期间甚至出现负值,反映当时日本居民甚至在借债消费。

正是由于许多这种客观因素的影响,国人的消费和国外的消费亦千差万别。如今,中国人的购买力其实并不弱,但依然有很多人觉得“活得很累”,包括不少身边家庭条件不差的朋友。说白了,同样是衣食住行,可能你的消费环境、消费逻辑跟别人的压根就不是一码事。

图片 5

那么,储蓄率下降究竟会带来什么后果?

再来看美国。二战结束后的1946-1964年间,美国迎来了婴儿潮,共有7600万婴儿出生,约占目前美国总人口的1/4。而这些新生儿后来逐渐成长为消费的中坚力量,美国也在这段时间实现了消费升级。数据显示,美国的服务消费占比在1970年首次超过商品消费,并在1979年前后正式确立趋势,消费结构也经历了从商品到服务、从非耐用品到耐用品的升级,个人消费支出占GDP比重也从1967年的58.9%,增至2018年的近70%。

2.4 驱动力之四:消费信贷扩张,提升消费杠杆

图片 6

为什么总是觉得外国人比国人更会消费?

图片 7

巴西出现过储蓄率下降但投资并没有随之下降的情况。前面已经提到,在不考虑国际收支的情况下,储蓄率决定了投资率,如果储蓄率下降,但是投资维持高增,那么就需要借助外债。1993 年之后,巴西储蓄率出现了明显下降,到 1999 年储蓄率一度跌至 10.6%,而同时期投资占 GDP 的比重一直维持在 17%以上。由于储蓄率跟不上投资增速,巴西只能通过海外举债维持高投资。因此,在投资高于储蓄的时候,巴西外债总额飙升,规模从 1993 年的 1457.3 亿美元上涨到 1999 年的 2414.7 亿美元,六年之内涨幅高达 65.8%。

所以,消费本身其实就是投入与产出的结合体,看似许多平常的日常消费,背后都有这么一个逻辑。

收入水平大幅提升,必需消费支出下降。早在19世纪恩格尔就已发现,随着国家收入水平的提升,食物类支出在消费支出中的占比持续下降,全球各国的发展情况与这一规律也大体吻合。而从80年代以来,美国居民的收入水平经历了较大幅度的提升,在人口总量保持增长的背景下,18年的人均实际可支配收入约是80年的2倍,年均增速也接近2%。

图片 8

宏观上讲,原理并不难,就像上面所说的,消费了一台电脑,为商家、物流都创造了利润,假如你在线下的话,还要产生交通费,这些交通费将进入公共交通系统、出租车或网约车公司等等。在这里,消费的作用就是让钱流动起来,行使它的流通手段职能,盘活经济。

图片 9

为什么我国储蓄率会出现下降?储蓄率下降又会产生哪些影响?其他国家的经历或许能够带给我们一些启示。

消费到底是什么?

(海通宏观姜超、于博、陈兴)

2.2 后果:投资回落,或外债飙升

如今,政策、投资、项目往往都把目光瞄准了这一领域,国家也在引导利用消费来拉动经济。那么消费到底蕴藏着什么样的能量?背后又有哪些的经济逻辑呢?

图片 10

储蓄率下降将导致投资增速回落。基于别国的历史经验,我们应该认识到一个国家是无法维系储蓄率下降但维持高投资的状态。持续多年的投资占比高于储蓄占比将直接导致一个国家因外债过重而面临货币贬值、严重时甚至可能导致经济危机。因此,在储蓄率持续下降的同时,投资率也必须会随之回落。实际上,2011年以来我国投资占 GDP 的比重也确实出现了下滑,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也从2011 年的 23.8%下降至 2018 年的 5.9%。当然,去年的投资增速下滑幅度有些过大,但是投资下滑的长期趋势不变。

2、政策导向。国情不一样,国家的政策也不一样,比如补贴。美国和中国补贴的领域肯定也有所不同,前些年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力度大,厂家生产更多的新能源汽车,消费者也购买更多的新能源汽车,这些都是由政策导向的。再比如很久以前的家电下乡、汽车下乡等政策,一定程度上都是引导消费差异化。

美国消费缘何长期走强?

图片 11

早在2013年,我国的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就超过了第二产业,但最终消费对于GDP的贡献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目前中国目前最终消费占GDP比重仅为56%,而发达国家最终消费占GDP的比重达到80%,全球平均水平为78%。所以,从中国的经济增长潜力、超高储蓄率来看,咱们的消费潜力还是非常大的。

图片 12

从日本的历史经验来看,储蓄率下降确实导致投资增速明显回落。1990 年以来,日本国民储蓄率持续下滑,同时期日本投资增速从 10%的高位一度下滑至-8%,随后也一直在 0%附近上下徘徊。而随着投资增速的下降,投资对 GDP 的贡献率也大幅减少,80-90 年代投资对 GDP 增长的拉动率均值在 1.6 个百分点左右,而 90 年代以后的均值基本为 0。受其影响,日本 GDP 增速中枢在 90 年代前后也有明显下移。

我们总是看到外国人环游世界,猎奇冒险,而国人整天围着股票涨跌、菜米油盐斤斤计较,这种情况除了国家发展水平所导致的消费水平不同外,其实咱们的消费和国外本质上也“不一样”。表面上看都是衣食住行,但其实消费会因为各种客观因素而变得差异化。为啥呢?

必需消费也有亮点,可口可乐稳健增长。在消费结构升级的浪潮下,必需消费中同样存在着投资亮点,受益于行业集中度上升,可口可乐公司的市值规模和盈利水平从80年代以来屡创新高、稳健增长。81年其每股盈利仅有0.08美元,而18年已经接近2.1美元,约是81年的26倍,市值规模也从81年的43亿美元左右增长到18年的超过2000亿美元。巴菲特也曾表示,其最成功的投资就是投资可口可乐公司。

从中长期来看,储蓄率与人口结构密切相关。人口结构的变化对于一国储蓄率有着根本性的影响,主要是由于 15-64 岁的人大多可以通过工作取得工资收入。当他们的收入水平高于消费水平时,多余的部分便会作为储蓄,纳入居民储蓄的范畴。而当人处于 15 岁之前的幼年时期或是 64 岁之后的老年时期时,他们并不具备取得收入的能力。此时,他们的纯消费活动将使得居民储蓄下降。因此,居民储蓄率和国民储蓄率都会随着 15-64 岁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的下降而不断下滑。

谈到消费,那是生活中最常见不过的了,衣食住行,柴米油盐,处处都离不开消费。而随着经济的发展,老百姓的消费也逐渐从基本的生活开销往更高端的方向延展,比如旅游、电子产品、养生等等,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消费升级。

1970年美国个人消费支出中,服务消费占比首次超过商品消费,80年代以来,两者的差距持续扩大,服务消费和商品消费的比重由80年的约1.2:1升至18年的2.2:1。而商品消费的内部结构也有了明显改变,耐用品消费占比由80年的28%升至18年的34%,提升了约6个百分点,而非耐用品消费占比震荡下行。

从美国的数据来看,储蓄率与房价和投资的关系也十分密切。美国储蓄率和新建住房销售均价的增速表现出明显的同向关系。国民储蓄率自 1980 年前后开始波动下降,带动房价增长开始放缓。1990 年左右储蓄率开始小幅回升,房价增速也随之波动回升。同时,美国储蓄率和投资增速之间也有着明显的正相关性,两者的波动趋势大体一致。2009 年,美国国民储蓄率和私人投资总额增速同时达到了历史低点,分别为 14.6%及-21.2%。

消费到底是什么?仅仅只是上面说的衣食住行,柴米油盐吗?正确一半,这只是它的一种表现形式,那它的本质是什么呢?首先需要明确的是,消费和产出永远是一对,没有消费,就没有产出;产出没有了,自然也就没东西可消费。俗话说的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其次,消费是为了创造更多的价值,是另一种产出。怎么理解呢?

资本市场反馈:成长消费领跑,强于周期金融。资本市场提供了重要的反馈机制,股票市场在长期是称重器,消费领域的优质公司,由于盈利稳健增长、屡创新高,其市值在长期也都显著上升。比如,医药领域的龙头公司强生,市值从90年底的239亿美元,上升到18年底的3461亿美元,涨幅19倍;再比如,必需消费领域的龙头公司可口可乐,市值从81年的43亿美元,增长到18年的2015亿美元,涨幅47倍。而回顾90年以来标普500各行业涨幅,与高端消费和创新相关的信息科技、医疗保健分别以18.9倍、14.2倍领跑,可选消费和必需消费以12倍和8.9倍紧随其后,表现均远好于与工业投资相关的工业、能源、原材料,也强于金融、地产。而观察过去十年各行业表现,信息科技、可选消费、医疗保健依然领跑。

各国储蓄率下降的前因后果。事实上,许多国家都曾经历过储蓄率下降,例如日本自 90 年代开始就经历了漫长的储蓄率下降阶段,而美国在 80 年代到90 年代末也经历过储蓄率的下降。前因:中长期看人口,短期看经济。从中长期来看,储蓄率与人口结构密切相关,劳动人口占比较大时,收入增长会快于消费,导致储蓄率上升。日本和美国储蓄率下降同时期,15-64 岁人口占比也均出现明显回落。但是 1998 年后美国储蓄率的两次短期下跌则是因为收入增速短期下滑幅度大于消费。当时金融危机导致经济增速明显下滑,而消费支出具有刚性,回落幅度较小。后果:投资回落,或外债飙升。首先,储蓄率下降意味着房地产购买需求的减少,并对房价产生向下压力。日本 90 年代以后房价就持续回落,而美国的房价增速与储蓄率也关系紧密。更重要的是,储蓄率持续下降会导致投资增速下滑。90 年以后,日本投资增速一度下滑至-8%,而美国储蓄率和投资增速之间也有着明显的正相关性。投资增速的回落意味着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不再持续。90 年代以后日本投资对GDP 拉动率的均值基本为 0,受其影响,日本 GDP 增速中枢也有明显下移。而如果储蓄率下降时投资仍然维持高增,则可能面临外债飙升并引发货币危机。巴西、泰国和阿根廷其实都出现过投资率大于储蓄率而引发外债规模大幅上升的情况,三者外债规模分别累计扩大 66%、416%和 128%,随后三个国家也都经历了本币短时间大幅贬值,并导致 GDP 增速大幅下滑的情况。

3、人文习惯。同一年龄段,人们的消费也会因异域习惯不同而有所差异,比如同样是年轻人,无论有钱没钱,中国大多会选择买房,而美国则更倾向于社交、投资、实践。甚至在国内,70后、80后和90后也有着不同的消费习惯,70后喜欢储蓄、80后适度消费、90后借钱消费。

消费黄金年代,减税改善收入。80年代可谓是美国居民消费的黄金年代,收入法下,劳动者报酬占GDI比重高位企稳;支出法下,居民消费支出占GDP比重持续上升。那么80年代到底发生了什么?从政策层面看,80年代美国最大的变化是摒弃凯恩斯主义的刺激需求,转而选择供给学派的改善供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里根政府实施的两次大规模减税,个税方面主要是降低个人所得税税率、14档并3档。这导致收入分配中,生产和进口税占比下降、劳动者报酬占比上升,本质上是政府部门向居民部门让利。

外债规模的上升最终也导致这两个国家货币大幅贬值,并演变成金融危机。1997 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半年间美元兑泰铢汇率从 24 大幅上升至 53,累计贬值幅度达到 50%。受此影响,泰国经济也遭受重创,1997 年四季度 GDP 增速跌至-6.2%。而阿根廷货币在 2002 年和 2018 年均出现了汇率的大幅贬值。其中 2002 年阿根廷政府被迫放弃固定汇率制度,全年贬值幅度超过 70%, 2018 年阿根廷比索贬值幅度也达到 50%。汇率大幅贬值引发货币危机,2002 年一季度阿根廷 GDP 增速大降至-16.3%,而 2018 年三四季度阿根廷 GDP 增速也下降至-3%以下。

1、人口结构。这个容易理解,老龄化社会,养老产业会更加健全,也有更大的消费市场和投资空间,所以老有投资大佬经常提到医疗健康和养老产业,就是因为他们看好未来的刚需消费。当然,由于咱们人口基数大,需求多,这种由人口结构导向的消费也会比国外更加复杂。

美国消费概况:主导经济增长,结构不断优化。二战后,消费主导美国经济增长。从增量看,1953年以来,消费对GDP同比的拉动率持续高于投资、净出口和政府支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70%。从存量看,个人消费支出占GDP比重先降后升,1967年探底至58.9%,并在1981年后进入快速上升通道,2018年已近70%。美国消费结构经历了从商品到服务、从非耐用品到耐用品的升级。服务消费占比在1970年首次超过商品消费,此后差距持续扩大,到2018年已是后者两倍。商品消费中,非耐用品比重下降,耐用品比重上升。而比较过去40年各品类消费增速,服务消费中的医疗、耐用品中的娱乐用品增速领跑,表现优异。

图片 13

消费是如何拉动经济的?

图片 14

图片 15

微观上讲,受到乘数效应影响,一次消费所带来的产出,会带来更大的消费,和更大的产出,即刚刚上面提到的消费-产出关系,专业术语称为凯恩斯乘数效应。比如某个经济体的一台机器生产100个玩具,耗电100度,市场需求100个玩具,这时消费与产出是平衡的,消费并没有对经济起到拉动作用;而此时,人口增加了,市场需求增至200个玩具,这时则需要再开动一台机器,耗电和产出均增长,此时消费拉动了经济。

1.1 消费主导经济增长,增速平稳占比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巴西并不是个例,泰国和阿根廷也出现过投资超过储蓄并推升外债规模的情况。泰国在 1988 年至 1996 年间投资率超过了储蓄率,其中 1990 年,泰国投资占 GDP 的比重超过储蓄率 8 个百分点。在这期间,泰国外债总额从 1988 年的 210.6 亿美元上升至 1996 年的 1087.4 亿美元,增长近四倍。而在 1991 年至 2001 年间,阿根廷的投资率也一直高于储蓄率,两者的差额在 1998 年达到了最大值 4.8 个百分点。这一期间,阿根廷的外债规模也出现快速扩张,十年间涨幅高达128%。2013 年以后,阿根廷又重蹈覆辙,外债规模进一步攀升至 2016 年的 1905 亿美元。

图片 16

图片 17

本文由永利集团登录网址发布于永利澳门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有哪些影响,你都知晓啊

TAG标签: 永利澳门网站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