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房养老遭遇三重阻碍,苏州启动住房反向抵押

  “以房养老”仅是锦上添花

既不把房子卖掉,也不把房子租掉,而是用“抵押”的形式来养老,这种模式到底靠不靠谱?

以房养老遭遇三重阻碍,苏州启动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以房养老观念与中国传统观念存在冲突。与会专家表示,许多人贷款买房,辛苦一生赚钱还贷,临近退休才还清贷款,虽然没有太多积蓄来养老,但是还是选择将房子留给子女。许多老人难以接受自己辛苦一辈子赚钱买的房子最后成了别人的,只有留给下一代才安心。

  记者还了解到,“以房养老”推出的最大阻力还来自于金融机构的犹豫。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承接“倒按揭”的业务尚不成熟,国内房地产市场价格中长期走势、人均预期寿命等关键因素难以预测。对银行、保险公司等机构来说,正向按揭贷款的风险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减小的,而“倒按揭”恰恰相反,时间越长风险越大。如何确定“倒按揭”利率也是一大难题,贷款额少,老人不乐意;贷款期长,机构又可能吃亏。

相关资料显示,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就出现了这样的养老模式,不过,抵押的对象不是养老院而是银行。这种模式叫住房反向抵押,也叫“倒按揭”,可以通俗地理解为“分期出售”房屋价值,贷款人将自己的产权房抵押给金融机构,以定期取得一定数额养老金或接受老年公寓服务。

“你留下房子,我为你养老。”目前,以房养老正成为受热捧的新型养老方式。所谓以房养老,即老人将产权房抵押给银行等金融机构,定期获得一定数额的养老金或者享受老年公寓提供的服务。房主去世后,该房产将被出售,所得钱款用来归还贷款,升值部分归抵押权人所有。然而,各地试点以房养老业务却先后纷纷告停。

  訾老先生今年83岁,居住在上海市田林新村。3年前,老人决定将自己居住的房子出售再租赁,用所得的房款支付房租,以此改善生活,颐养天年。经过协商,老人将房子卖给杭先生。双方在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前,曾达成口头协议,即老人在房屋出售之后仍居住在这套房子里,只不过每月支付租金给杭先生,允许 “出售方卖房而不迁出、购买方买房而不入住”。在合同签订的当天,双方办理了产权转移登记手续,权利人变更为杭先生。可是不久后,杭先生将訾老先生告至法院,要求其交付房屋。

2012年,南京市民政局出台《南京市老龄事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鼓励商业保险企业、商业银行或住房公积金部门建立公益性中介机构,开展倒按揭模式的“以房养老”试点业务。

以房养老 进展缓慢

  因此,顾骏认为,在健全的养老制度上,“以房养老”只是锦上添花,但如果养老制度不健全,单靠“以房养老”则有避责之嫌。

据苏州装修网小编了解,“以房养老”并非一个新话题,但直到今年,保险版的“以房养老”模式才在苏州试点,这种模式,也被列入今年苏州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要点。“60岁前你养房,60岁后房养你”——在老龄化日益加剧的苏州,以房养老”在养老体系中能够发挥怎样的作用?“

张丑俊也表示,国外以房养老业务的模式相对比较成熟,可以借鉴其经验。比如,美国联邦住房局规定,所有62岁以上的老人,拥有已经付清按揭的住房,或是欠按揭款已经很少的居住房,只要不拖欠其他债务,要抵押的房产是自住房,就可以申请以房养老。申请人年龄越大、房子估值越高、利息率越低,所能申请到的贷款额就越高。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来临,养老问题日渐严峻。老年人出于提高自己晚年生活质量的需要,通过盘活房屋价值,为自己提供一笔丰厚的养老金,不失为养老保障的一种有益补充。上海一项“以房养老”潜在需求调查显示,20.45%的受访者表示愿意参加,27.79%的受访者表示可能会参加。

苏州装修网小编获悉,相关专家认为,以房养老”试点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传统观念。目前“养儿防老”观念依然是社会主流,绝大多数老人希望把房子留给孩子。

日前,北京市晨夕法律服务中心举行了主题为以房养老的研讨会,探讨了以房养老到底可不可行、房产是否能成为老人晚年的保障等问题。

  上海大学社会学教授顾骏指出,随着目前的房价高涨,许多年轻人买不起房,父母手中的房产成了他们的指望。抵押了房产,就等于把亲情也给“按揭”了。而高企的房价,已经让拥有一套自己的住房绝非易事,更难提“以房养老”。

姑苏区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目前,这项工作正在吴门桥街道试点。

北京晨夕法律服务中心一直努力发展以房养老业务,但总是碰壁。该中心对北京大栅栏街道9个社区14967名60岁以上的老人进行了调研,发现老年人占常住人口总数的26%左右。但这些老人大部分住的都是承租公房,承租公房无法抵押、转租、出售,制约了以房养老业务的深入开展。

本文由永利集团登录网址发布于永利澳门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以房养老遭遇三重阻碍,苏州启动住房反向抵押

TAG标签: 永利澳门网站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